关灯
登录后可将在线时长兑换成盟币 ,连续在线 [1] 小时后,每小时 [0.5] 盟币.
×

你已累计兑换次数 0

你已累计兑换积分 0盟币

[求助] 漫谈统一场论(1)

[复制链接]
henryharry2 发表于 2012-7-28 11: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这个贴子是我们另外一个贴子的继续,你可以参考我们另外一个贴子。
http://bbs.myboyan.com/read-htm-tid-313664.html
量子细胞场论是统一场论的关键。
参与人数 1威望 +4 收起 理由
chenshics + 4

查看全部评分总评分 : 威望 +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22

正序浏览
henryharry2 发表于 2012-7-31 09: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类似木星大红斑的巨型风暴系统

 
10999255_330319.jpg
类似木星大红斑的巨型风暴系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henryharry2 发表于 2012-7-31 09:34: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世纪的布鲁诺

 
考虑一个与我们的宇宙类似的宇宙,为了探讨暗物质和暗能量的属性,我们将质量引起的牛顿引力关闭,另一方面我们将电磁力关闭,这样光子只能感受到纯轴矢量场。由于纯牛顿引力场已经关闭,所以星系(例如银河系)中的所有星体都可以不动,她们仍然可以维持原来的位置不变。这时我们让一个光子穿过银河系,光子会产生吸引力(太阳的光线偏折效应)。

经过了约十万年,当一个光子通过银河系时,银河系会发生收缩,星体之间的距离会变近一点。这相当于银河系的面积减小的,于是,我们说银河系的熵减小了。可是,光子当然不会停留在银河系里,而是飞离银河系而去。但是,宇宙是一个封闭系统,熵肯定不会凭空减小的。我们发现,只有这个引发银河系收缩的光子发生了引力红移,才能够补偿熵的减小。

换句话说,宇宙作为一个封闭系统其实总的熵是不变的,之所以光子一方面会引力熵的减小,另一方面自己又通过增加宇宙的熵达到平衡,与光子只有两个自由度有关。我们将这个结果外推,考虑很多个光子在银河系中游荡,此时,银河系中相当于有一个“银河系常数”存在,这个银河系常数相当于一个真空的吸引力,但却与爱因斯坦的宇宙学常数不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henryharry2 发表于 2012-7-31 09: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世纪的布鲁诺

 
银河系常数代表了某种“常联络空间”,是E/c量级的一阶微分效应,光子穿过银河系后的红移是E/c[sup]2[/sup]量级的二阶微分效应,这个红移可以解释哈勃定律。通过与Dirac方程类比,你会发现,银河系常数实际上相当于宇宙的自旋磁矩。也就是说,将Dirac方程细化(Dirac方程没有仔细考虑轴矢量的质量效应),用宇宙Dirac方程我们就会推导出哈勃红移。

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宇宙其实是一个自旋为1/2的超级费米子,哈勃红移其实不是星系间互相远离产生的效应,更有可能是宇宙的自旋产生的一个效应。这使我们回到了马克思-牛顿的宇宙观,马克思认为,宇宙是无边无际的,但我们知道牛顿的这种无边无际的宇宙观会产生Olbers佯谬,如果我们的宇宙是一个超级费米子的话就不会产生Olbers佯谬。

很可能我们的宇宙只是某个由数千亿个超级费米子组成的“超宇宙”的一个基本粒子,也有可能数千亿个“超宇宙”构成了一个“超超宇宙”。这种盒子套盒子的结构类似于马克思认为的物质的无限可分的观点,只是我们知道物质并不是无限可分的,却可以自底向上无限地自组织下去。这样一个无限系列最终构成了一个无边无际的“超超…超”宇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henryharry2 发表于 2012-7-31 10: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是什么

 
宇宙中有许多未解之谜,例如为什么AGB恒星会产生双极喷流,按照人们一般的理解,只有当吸积盘存在并且整个星体高速自转的情况下才会产生双极喷流,可是AGB星上不具备这两个条件。还有自从伽利略观察到木星上的大红斑后,已经过去了三百多年,至今大红斑仍然存在,也就是说,大红斑至少存在了三百多年了(有可能已经持续了数千年了)。

是什么让大红斑能够持续不停地存在呢?我们发现,用宏观量子化可以解释这两种现象。实际上,大红斑上有一个超流体。从地球上观测,大红斑相当于正常流体,而正常流体类似于人们常说的“以太”。沿大红斑的风暴眼画上同心圆,同心圆的上场就会与规范场相类似。

这里要用到两个Weyl假设,一个来自于宇宙学,宇宙学的Weyl假设说的是宇宙中各点上可以建立同步的时钟。另一个Weyl假设就是规范场论中的Weyl原理,这是大家都熟悉的了。很明显同心圆上的每一点都是等价的,这就相当于一种广义的Weyl规范场。这样,由于对称性破缺,在“以太”之上就允许元激发存在,因为元激发从圆上一点移动到另外一点并不需要消耗额外的能量,类似于黄昆所说的软模凝聚,元激发可以恢复破缺的对称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henryharry2 发表于 2012-8-1 10: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世纪的布鲁诺

 
我们发现哈勃红移的真实起因是宇宙有自旋。如果大爆炸理论是当代的“地心说”,那么我们的理论无疑是当代的“日心说”。那么我们会不会遭遇布鲁诺的命运呢?不会的。现代科技日新月异、物理实验手段高度发达,使得我们马上就可以找到证据来证明我们是对的。证据来自强相互作用。根据物理实验,我们知道核子像一个量子液滴,并且是在吸引力和排斥力之间走钢丝的状态,直接用QCD是计算不出来核子像量子液滴的。

用Wilczek的话说:“在强相互作用领域,QCD的角色像圣水差不多,讽刺的是,原来我们设计它却是用来解释强相互作用的”。要想让核子变得像液滴,就需要从色电场变换到色磁场,这是双对偶变换的第一步。然后还要让色磁凝聚,这样才能产生既吸引又排斥的效果。

根据双超导模型,理解夸克禁闭的第二步,是要将色磁场变换成磁单极子,可是磁单极子并不存在。我们发现,双超导模型其实少了一环,色磁不是直接变换成磁单极子,而是先变成轴磁场,这一变换在群论当中的对称性相当于SU(2)×SU(2)群,这是统一场论的基本群。然后轴磁场再变换成轴单极子,无疑轴单极子在宇宙中是广泛存在的,例如地球就是轴单极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henryharry2 发表于 2012-8-1 1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世纪的布鲁诺

 
所以将磁单极子换成轴单极子,就可以理解夸克禁闭,并且有实验证据。另外,当色磁场变换成轴磁场时,与色磁场不同,轴磁场遵从的是牛顿-庞加莱统计,我们看到,色电场已经悄然地变成了核力。以核子包含135个夸克为例,假设颜色耦合常数α=0.1,这样乘以100后,耦合常数=13.5,这恰好是强相互作用的耦合常数(当然实际上是开根号再平方的结果)。

所以核力的SU(2)同位旋对称性其实是轴磁场的SU(2)对称性。QCD与核力的对偶性就是极矢量与轴矢量的对偶性。轴磁场中有一个类似于自旋磁矩的“常联络空间”,这是一阶微分算符,这个算符在QCD中的根源相当于不同颜色夸克之间的吸引力。另外还有一个类似于哈勃常数的二阶微分算符,在QCD中的根源相当于相同颜色之间的夸克的排斥力(再微分)。

这就是核力之间为什么既有吸引力又有排斥力的微观起因。很明显,轴磁场的常联络空间类似于暗物质的作用,而排斥力类似于哈勃常数的作用,但是核子中的哈勃常数并没有让核子一直膨胀下去,假如核子因为有排斥芯而膨胀的话,世间的一切都将灰飞烟灭。所以,核子的排斥心是核子有自旋的一个推论,回到宇宙学,我们知道,宇宙的哈勃常数也是我们的宇宙有自旋的一个结果而不是不断膨胀的结果,宇宙不会因此一直膨胀下去而灰飞烟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henryharry2 发表于 2012-8-1 11: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是什么

 
我们看到,量子生命在宇宙中几乎无处不在,对于想寻找地外生命的人们来说,等于告诉他们不用费力去寻找了,其实在我们太阳系中比比皆是。你可能会说,量子生命并不等于经典意义上的生命。其实从严格数学定义的角度,量子生命比经典意义上的生命更称得上是真正的生命。因为量子生命是严格对称性的产物,而经典意义上的生命却是对称性严重破缺。量子生命是非耗散的,它们都是“永动机”,而经典生命都是耗散结构,会导致宇宙熵增加。

对于超流体,人们还有很多不能理解之处,朗道因为破解超流体之谜而获得诺贝尔奖,但朗道似乎是唯一的没有给出诺贝尔奖讲演的人。究其原因,我们认为,可能是朗道对其理论并不满意。无独有偶,Feynman似乎也对自己获奖的量子电动力学重正化严重不满,他的诺贝尔讲演辞实际上说的是吸收体理论,而吸收体理论已经成为我们理论的一个组成部分。

事实上,朗道的超流体理论确实有与实验不符的情况,例如假如氦-4超流是玻色-爱因斯坦凝聚的结果,那么绝对零度时,应该有100%的氦-4液体凝聚为超流态,而实验给出的结果是13%。(至少从数学上)我们可以认为木星的大红斑是超流的产物,从大红斑上我们可以看出超流体和常流体的关系,事实上,常流体类似于“以太”,而超流体类似于元激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henryharry2 发表于 2012-8-1 11: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是什么

 
你可以看出,从牛顿-庞加莱凝聚出发,我们得到的结论与从玻色-爱因斯坦凝聚出发的Landau理论有所不同。我们可以得出,超流体的比例确实应该是13%。在Landau理论中,只有正常流体的速度超过临界速度时,才会产生元激发,因为他的元激发是耗散的。而我们理论中的元激发是无耗散的,作为“以太”的常流体即使不超过临界速度也会有元激发。

这里,除了两条Weyl假设外,还要用到Prigogine的理论,Prigogine最坚定的信念是:“涨落导致有序”,尽管他老人家在这条路上并没有走到成功。对称性自发破缺导致软模凝聚,在软模上会叠加上量子涨落,于是这个导致有序的量子涨落等同于元激发。与热力学涨落不同的是,量子涨落是一种宏观量子化现象(由于超对称性)。事实上,量子涨落对热运动还有一定的免疫力,只要热运动不超过居里温度,就不会破坏量子涨落导致的有序结构。

量子涨落起到了恢复被破坏的对称性的作用。我们看到,量子生命是一种突现粒子,很容易激发(类似于软模激发),起到了维持常流体架构的作用,从而成为常流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事实上,就算维持木星大红斑千年屹立不倒的原因不是超流作用,可是地球上的磁场又是怎么来的呢?木星上的磁场又是怎么来的呢(木星的磁场比地球强14倍)?假如木星和地球的磁场是某种超流作用引起的,就很容易解释,其它理论很难解释这种持续环流作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henryharry2 发表于 2012-8-1 12: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是什么

 
我们看到,量子生命是大自然中自组织不可或缺的关键元素,离了她们,常流体便“玩不转”,就算是能够转得起来也无法屹立千年不倒。相反,经典意义下的生命虽然也是大自然的组成部分,但对大自然来说可有可无,俗话说“离开了谁,地球都照样转”。我们认为,其微观原因在于,量子生命不需要DNA,所以她们才能严丝合缝地弥补大自然自发破缺的对称性。

正是DNA破坏了这种严格的对称性。我们认为,DNA才是“自然语言”,而英语、中文等只能算是“人造语言”,讽刺的是,人们总将英语等称为“自然语言”。我们想借用Kronecker的那句名言来说明:“大自然创造了自然语言,其它都是人造的!”。很明显,DNA是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共同语言,水母没有大脑、也没有血液,照样过得很“幸福”;反观人类世界,全世界单单是“茶壶”一词就有五千多种说法,对称性已经破缺到惨不忍睹的地步。

用轴矢量场的超流特性,我们可以理解宇宙中的很多现象。例如日冕的超高温特性,这是纯轴矢量场,用磁重联这种带有极矢量场的特点的“曲线救国”方式来解释,我们认为不可取。以大红斑为例,用木星的磁场来解释显然很可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2威望

1576盟币

4关注

3粉丝

19帖子

排行榜
作者专栏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全国服务热线:

4000-018-018
Copyright   ©2005-2018  博研网Powered by©Myboyan.com    ( 粤ICP备1006244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