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登录后可将在线时长兑换成盟币 ,连续在线 [1] 小时后,每小时 [0.5] 盟币.
×

你已累计兑换次数 0

你已累计兑换积分 0盟币

[转帖] 股民孔乙己

[复制链接]
yexuqing 发表于 2018-6-22 17: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证券**路营业部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当街一头金牛踩着一头北极熊,大厅内整整一面墙那么大的显示屏,红红绿绿地滚动着股票信息。

    乌泱泱的股民,上午9点开市前过来,每每有服务生端过来一杯热气腾腾的水——这是两个月前的事了,现在股指屡创新低,他们来的热情也就不高了。但是这样的股民,多是韭菜,大抵不用几茬收割,就不见了踪影。

    只有那些资金盘上千万的,才踱进营业部里面的大户室里,有美女客户经理陪着,慢慢地操作。

    我从某财经大学毕业起,就在营业部里当投资顾问。经理说,样子又不俊俏,又不会娇滴滴地发嗲,怕侍候不了难缠的大户,就在外面做点事吧。

    外面的散户,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以前的实盘操作记录,看推荐的股票到底有没有赢利,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羼着卖点交易软件也难。

    所以过了几天,经理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干爹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电话忽悠股民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站在客服电话旁,专管我的职务了。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经理是一副凶脸孔,股民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乙己到营业部,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孔乙己是外面扎堆而自称大户的唯一的人。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价值投资”,教人半懂不懂的。孔乙己一到营业部,所有散户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又吃两个跌停了!”

    他不回答,对操盘手说,“清仓割肉换两只股,加码一只次新股。”便写下次新股代码。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要入套了!”

    孔乙己涨红了脸,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乱说……”“什么乱说?我前天亲眼见你听了股评家推荐,买了千山妖鸡,吃了五个跌停。”

    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回归价值……妖股!……马上会连涨,能算被套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超跌必反弹”,什么“量价背离”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营业部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是大户,但终于经历了6124大跌、股指期货强制平仓、2015大熔断元年,又不会空仓,于是愈炒愈穷,弄到本金所剩无几了。

    孔乙己没有法,便指点几个新开户的韭菜,偶然也能被他说中几只涨停股,人家赚了钱,给他买个一手两手,在股市里苟延残喘。

    孔乙己换了股,见涨了一个点,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会炒股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

    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买房娶媳妇的钱也输了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反向洗盘、MACD底背离低位金叉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营业部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经理是决不责备的。而且经理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

    孔乙己有一回对我说,“你读过证券书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读过书,……我便考你一考。价量关系原理,怎样说的?”

    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说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应该记着。将来做经理的时候,给操盘手开会装逼要用。”

    我暗想我和经理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经理从来不用这么低级的方式装逼;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成交量领先于价格运动,成交量验证价格形态么?”

    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显示屏,点头说,“对呀对呀!……价量背离有几种形态,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一天,大约是元旦之后的日子,经理慢慢地装逼,忽然说,“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散户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跌断腿了。”经理说,“哦!”

    “他总仍旧是亏。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买了假药停的乐屎。假药停的PPT虽好,又不能充饥,能买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抵押补仓,后来又补,补了几次,强制平仓。”“后来呢?”“后来强制平仓了。”“平仓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上天台了。”经理也不再问,仍然慢慢地装逼。

    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散户,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买一只创业板。”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

    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孔乙己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中国移动”的高端T恤,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买一只创业板。”

    经理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孔乙己么?你买的中兴吃了六个跌停板了呢!”孔乙己很颓唐的仰面答道,“六个……才四百多万卖单。昨天发公告了,米国参议院通过的NDAA版本目前仍非米国法律,我估计再有2个跌停板就打开了。”

    经理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上天台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不是上天台,怎么会跌断腿?”

    孔乙己低声说道,“天台让赌球的占满了。二楼阳台,不算,天台……”他的眼色,很像恳求经理,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散户,便和经理都笑了。

    我进入系统,他便写了代码,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便用这手走来的。不一会,他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到了2871点,经理说,“孔乙己还在中兴套着呢!”到了2638点,又说“孔乙己还在中兴套着呢!”到1849点可是没有说,再到1664点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还在中兴上套着呢。

    二零一八年六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700威望

3469盟币

3729关注

7452粉丝

42600帖子

排行榜
作者专栏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全国服务热线:

4000-018-018
Copyright   ©2005-2018  博研网Powered by©Myboyan.com    ( 粤ICP备10062441号 )